未分類

忍的不只身體的疼痛,還有家人的擔心

五十肩的好發族群,至少四十歲,六十幾歲的肩友也不在少數,常見子女陪著得了五十肩的父母前來,但最後不歡而散的情況。

父母想的是:「隔壁都說會自己好,我一定也可以!」靠著從年輕打拼到老的信念,相信自己可以靠意志力戰勝一切,總是咬著牙努力讓手舉高、再舉高,但好幾次痛到退敗下來,沒關係!休息兩天再挑戰一次,自己的肩痛自己救!

但在子女的立場,父母的五十肩已經過了半年,不但沒有起色,反而從白天痛變成整天痛,晚上睡眠困擾而無法入眠,早已進展成頑固型的,進而容易感冒、易怒,頭髮也白得好快,看著父母說有去做復健,但做一天就痛三天不敢去,拖拖拉拉已經過了半年八個月,還是不見起色,睡不飽、吃不好又不愛動,子女看著父母日漸憔悴,好像從一朵鮮花要變成乾燥花了。

心疼之餘,便查找了相關資料,多方打聽,知道父母不會去住院開刀,那「肩關節囊擴張術」雖是新技術,但已經有這麼多學長姐的證言,醫生也常在節目上看見,應該不是騙人的,信心滿滿的幫忙約診,想一勞永逸的解決父母長期的病痛,興致勃勃的跟父母說,換得一句「不要!」

有些接近成功的子女,會帶著一臉不快的父母到診間,評估完後雖然符合適應症,但父母就是不肯,一臉「我已經來了,但我不要做」的表情,又不能像抓小孩去打流感那樣強迫長輩,兩組人馬走出診間時,感覺各自沉重。

長輩常常會認為,自己忍耐著病痛,又與他人何干?其實家人生病,忍的不只是病人本身,還有家屬心中的不安,也必需忍耐著。那種看著心愛的人一動就痛、一睡就醒的生活,所承受的壓力,可能不比病人本身還少,每每望著陪伴家屬的殷切眼神,從期待變成失望,我知道,那是一種很深、很深的無能為力。

當身體疼痛不適時,往往都只會看到自己,別忘了,轉頭看看,深愛自己的家人,也在一起承擔著。

「肩關節囊擴張術」為五十肩進階自費療程,建議已接受傳統復健三個月後,未有明顯改善肩友選擇。